本站总点击榜:
万古神帝全文免费阅读
今天你睡了吗[快穿]
林炎小说免费阅读
超次元女子监狱
神级女婿林炎柳幕晴
乘风少年吴峥林夏
大隋天帝传
都市狂少
都市神级保镖
超品小医神
吴东云汐全文免费阅读
都市神级医婿林炎柳幕晴
都市神级医婿全文免费阅读
[快穿]女配逆袭计划
校园邪神传
不死冥王
冷帝毒医
叶锋苏凝霜小说
娱乐:开局就和杨老板离婚!
我的极品小姨
都市:我女儿是重生者
开局继承兰若寺
星际上将的元素精灵王[重生]
洪荒:阐教弃徒
神级天才
穿成了团宠家的恶毒小可怜
三国;君临天下
叱咤风云林云菲菲全文免费阅读
极品捡漏王
错爱1739
巅峰
林云叱咤风云
重生之第二帝国
一生何求沈浩秦菲雪
我的极品女友们
萌娘守护者
都市神级医婿林炎
都市之天上掉下百万亿
三国:开局就送最强猛将与谋士
万古武帝萧尘
快穿:反派BOSS是醋精
娱乐:我真不想当演员
对待敌人的正确打开方式
霍水儿爸爸后妈
大猫总裁的婚后日常
邪猎花都
从假冒高富帅到全球首富
宇宙最强矿工
我们都是坏孩子
败家子的逍遥人生
我的魅力岳陈蓉
魔都市首富
末世怪物乐园
海贼:从龙马复活开始
盖世医婿林炎柳幕晴
都市之至尊龙帝
极品小医农
都市特战兵王张峰
极品全能透视小仙医
回到地球当神棍
从今天开始当城主
逆转重生1990
逆天升级
盲人按摩师 苏倩
末日进化
叱咤风云
面首
都市最强赘婿叶天
冒牌大英雄
师尊要带我称霸诸天
重生娱乐圈之名门盛婚
西游,从一头牛开始
极品戒指
开局假装收租大亨
盛世霸宠:一惹撒旦误终生
完美情人
我,万年锻体期老祖
王的女人谁敢动
洪荒:我有三千个世界
一号人物
混迹花都
小说叶辰萧初然全集
毒医狂妃
二零一三(末日曙光)
修罗丹神
末日之召唤三国群雄
明天下
极品透视
邪王追妻:神医狂妃不好惹
神级透视
开局穿成反派高富帅
愚情
网游之天地
海贼王之我是七武海
奥特曼:开局叛逃光之国
我家师父超凶哒
NBA之神级球王
异界流氓天尊
校园至尊兵王
穿越归来
本站最新更新:
神医上门狂婿孟阳夏若冰
太子妃不好宠
都市之兵王归来
快穿之我成了大反派
重生六零幸福攻略
我在末世升棺发财
一去三千年薛安
我,中国队长
我成了反派的专属小嗲精
听闻娘娘她近视
这个团宠有点凶
无敌,从仙尊奶爸开始
穿成摄政王的掌心娇
全能大佬可A可甜
一开始我只想当个演员
豪门盛宠:方先生,套路深!
重生后偏执大佬我来宠
皇驭天下
欧皇也成了肝帝呢
觅仙道
我在异界重启凤帝
龙神至尊
快穿之今天有好戏看么
重生之农门旺媳
电竞大神的小马甲被扒了
背靠爸爸好乘凉
神主大人很忙
恰逢梨花开
孟阳夏若冰
黑化娇妃又在装可怜
皇上臣妾做不到呀
鹤先生的考拉小姐
豪婿战神
穿书后她成了恶毒女配
快穿之末世挣命日常
去他的公主人设
重生至尊女帝
妖行焉
农家喜事之旺门佳婿
拯救大魔王计划
不朽凡仙
这就是个坑!
农家努力生活
逆袭从2005开始
这个男二我可以
你是豪门我是大神呢
绯闻影后,官宣吧!
穿越之临时演员
穿书之梦境制造者
重生日本当神官
快穿:末世挣命日常
直播:女神家的哈士奇天秀
重生直播系统
不可思议的山海
我从海底来
这个魔王必须死
天啊!我变成了龟
神针侠医陈飞宇苏映雪
网游之九转轮回
某太阳神的模拟创星
最强九帝系统
王者荣耀之最强路人王
奥特曼之我就是哥斯拉
即使如此我也期待幸福
巨富女婿
左手案子右手你
神针侠医执笔问长生
我女儿们来自未来
头狼
李长安赵柔曼
你的婉
废柴王妃又在虐渣了
神针侠医
校花的近身武神
我家邪妃太嚣张
修真归来有了老婆和孩子
我真不是老司机
史上最强小农民
谍涯无痕
铁血汉魂
末世虚空界临
都市之医手遮天
破天录
半壁文娱
夫人虐渣成瘾
秦羽方媛媛全文阅读
我真要做明星
从士兵突击开始的人生
小说秦羽方媛媛
如何在推理番中装好人
顶级神豪
穿越之大宋小地主
修武全球
白垩纪禁区
重回儿时:嫁给满级大佬
超神废婿
通天奇术
重生
耀世血星
王妃是道黑月光

三国之超级培育系统 第907章 暗流潜行

小说:三国之超级培育系统 作者:第一神猫 更新时间:2020-08-01 21:44:49 源网站:起舞中文

崔琰眼神有些疑惑,摇了摇头:“在下不知,还请足下赐教。”

钱理伸出了七根手指:“这不到五十万,占了不到总户数一成的所谓的名门大户,据有水田超过七成,旱田近六成,且每年又有所增长。就拿足下所在的清河崔氏而论,全族主支各房,登记在册之田亩,便有水田一万两千四百七十二亩六分,旱田七千六百五十九亩三分,抵得上寻常百姓人家二三百户所有,至于其中是否还有多少田亩隐瞒未报……”

他看着崔琰,笑道:“呵呵,想必崔公比在下更清楚。”

崔琰脸色微微一变,他低头沉思片刻,随后露出了羞愧之色。

“崔某明白了,多谢司隶校尉赐教。”

钱理倒是被他这个回答弄得有些刮目相看,他眼神一变,带着几分钦佩之色,再次恭恭敬敬向崔琰行礼。

“崔公当世高人,见识广博,学富五车,胸怀更是坦荡磊落,钱理佩服,日后当多多请教。”

“不敢不敢。”崔琰谦让几句,便带着愧色,退回了自己的位置。

不过在他重新落座之后,却是以微不可查的小动作,朝着王允那边瞥了一眼,眼神之中,尽带埋怨之色,不过王允也不知是没注意到,还是故意视而不见,总之依旧是那副事不关己的神情。

虽然这个动作和眼神,一闪而逝,却还是被一直留心观察的刘赫给察觉到了。

还有不少大臣,看到崔琰“败下阵”来,都面露失望和惊慌之色,大家不由自主地,把目光齐刷刷集中到了王允的身上。

这一切,都看在了刘赫的眼中。

“我就说呢,这崔琰的秉性,怎会忽然为此事做了出头鸟,看来也是王允干的好事了。史书上记载,这家伙在灭了董卓之后,就开始以大汉功臣自居,独断朝纲,可谓是利欲熏心。不过我可不是汉献帝,由不得你摆布……”

说退了崔琰之后,钱理对着刘赫躬身行礼,便要退回本位,而刘赫也准备说一番最后的“总结”之论。

“陛下……”一个苍老,而又有力的声音,在大殿之中响起。

刘赫循声望去:“老匹夫,你终于亲自出马了。”

只见王允向大殿正中跨出一步,年迈的身躯,却站得笔直,没有半分佝偻之像,看起来精神矍铄,只是他低着头,刘赫看不到他的眼神如何,不过想来也是目光锐利得很。

“怎么,王司徒莫非还有高见?”

“老臣才学不及太仆,政务不及司隶校尉,高见二字,万不敢当,只是陛下不弃老臣年老昏悖,委以高官厚禄,老臣自当舍生忘死,不避斧钺,以报陛下厚恩于万一,故此心中有几句粗鄙之语,在此朝会之上,不敢有所欺瞒。”

刘赫眉毛跳了跳:“老家伙说话倒是滴水不漏,不愧是在官场待了半辈子的人,也罢,我就听听你能说出什么来。”

他右手向前伸出,做了一个“请”的手势:“司徒忠心报国,既有高论,朕当洗耳恭听。”

“多谢陛下。”王允躬身下拜,礼数周全。

“方才司隶校尉所说,老臣有几处不明。足下所说,诸多大户,所占田亩极多。莫非是说,家产多者,便理当缴纳更高税率?地方豪门所占田亩,或是开垦所得,或在购买而来,或是朝廷封赏,并无不合法度之处,何以旁人都是四十五税一,到了大户手中,便要三十,二十,甚至十五税一?如此一来,日后孰人还敢开荒为田,辛劳耕作?这难道便是公平么?”

他这番话,语气十分平和,语速也是极为缓慢,可是听在刘赫与钱理耳中,却充满了咄咄逼人之势。

不过钱理也并无畏惧,他上前一步,说道:“王司徒之言,并非无理。然而司徒方才也说了,大户所占田亩之中,多有朝廷封赏之地。比如足下的太原王氏,当年拥立陛下有功,受封祁县、晋阳二城,共计水田一千四百余亩。云海郡初建时,太原王氏捐献仆役二百人,以充劳工,受封云海郡东侧水、旱田各二百亩。还有之后令郎王盖,令侄王晨,晋升一郡太守之时,也得陛下钦赐良田各三百亩,以示嘉奖。诸如此类,不胜枚举。”

“故此,尔等大族富户,能有今日之昌盛繁荣,所仰仗者,乃浩荡天威也。陛下英明睿智,朝廷赏罚分明,方有如此盛世。”

“何况在陛下治国之后,技艺革新,劳作所用器械,亦是日新而月异,而寻常百姓,尚需自己制作或购买此等新器械,而但凡族内有人在朝中为官者,在军中曾立功者,便可依照官职高低,功劳大小,得赐诸多器具。据下官所知,单单太原王氏在晋阳城东的六百余亩水田,去年收成,较于五年前,便增收七成有余,此岂非天子之福荫乎?莫非司徒对此,另有高见?”

王允面色微一变,他万没想到钱理会把话题引到这上面了,他哪里敢否认?

“这……这自然是有赖陛下洪福,天下臣民,对此都感恩有加。”

“这就是了。”钱理说道:“可是寻常百姓那区区几亩,或数十亩薄田,并无半分是天子所赐,俱为自己亲历耕作,辛劳开垦所得。所需耕牛、器械,须以钱粮购买,或以劳役充抵,与诸多大族,岂能相提并论?”

“大族沐浴皇恩,足有数倍,乃至数十倍于百姓,如今要多缴赋税,却斤斤计较,耿耿于怀,这岂是报国之道,何来忠孝之节?何况,以如今田亩所产而论,一户大族之中,若有五百亩水田,扣去所需缴纳田赋之后,尚可得粟米约两千三四百石,蔬菜不下千石,足以养活一家百口而有余,若有人在朝为官,还有俸禄,以一个县令而论,年俸便有六百石,另有布匹若干,何以还不知足?”

听着钱理的话,王允初时面色有些不自然起来,不过很快便恢复如常。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后面更精彩!“司隶校尉心思缜密,所虑之远之深,令老夫佩服万分。”

就在众人以为他也要认输之时,王允却是语气一转:“然而,自古以来,士农工商,士为万民之首,辅助天子牧民,非农夫、商贾之流可比。因此,历朝历代,对士人皆多有宽仁之策,盛世之时,尤其如此。如此便可鼓励朝中官员,地方士绅,为国家行执法之事,代天子传教化之功,方有四海安宁,天下臣服。”

“正因如此,数百年来,朝廷皆有明规,士族所开新田,三年内免税,五年内半之。本朝自光武开国之后,重士之举,更是极多。士族大户,将田地租于贫民,即可稳定地方,又能为百姓谋生路,一举多得,因此所租出之田亩,只收四到六成不等之赋税,既示之以嘉奖,更为减轻佃户负担。”

“如今陛下此举,虽不减圣心之仁慈,又兼为国家社稷所虑,本是无可厚非。只是如此贸然更改祖宗所遗之定制,恐会使天下士人离心。人心若失,便是有再多钱粮赋税,又有何用?老臣窃为陛下虑之,拳拳之心,还望陛下体察。”

“司徒……”钱理面色有些不忿,还想再辩驳几句,却被刘赫打断。

“好了,二位爱卿所言,各有道理,一时难分对错。尤其王司徒,老成谋国,忠心可鉴。”

王允急忙说道:“陛下如此谬赞,老臣愧不敢当,惶愧之至。”

“司徒不必过谦。”刘赫说道:“只是如今朝廷强敌环伺,尤其豫州曹操,朕与之屡次交战,难以占得半分便宜,反而几乎丧命,堪称国之大敌。整兵修武,已是迫在眉睫,不可不从速而行,故此,朕有一折中之策,不知王司徒与诸位爱卿,以为如何?如若朕所虑不周,爱卿但可明言指正。”

王允不知道刘赫到底是什么意思,只是他身为天子,把话说到这个份上,他这个臣子还能说什么?

“陛下之圣明,堪称千古明君,既有对策,臣等岂有不从之理?”

“好。”刘赫嘴角一扬,说道:“朕以为,之前所定改制之策,大体不变,只恐所定增税之田地亩数过低,所谓欲速则不达,如此改制,恐有苛政之嫌。因此,朕有意将各级增税田亩,提至十倍,如此虽然朝廷岁入增幅大减,却可使诸多士族大户,有所喘息。”

“这……”众多大臣,都有些犹豫起来。

之前定的是,凡户中水田在二十亩以内者,田赋不变,为四十五税一。在此之上者,田赋改为四十税一,田亩达到六十亩,为三十五税一,达到一百亩,为三十税一,二百亩,为二十五税一,四百亩,则为十五税一。旱田每两亩,折算为一亩水田。

照此标准,提升十倍,二百亩内,赋税不变,要达到十五税一,则需要拥有四千亩水田,这样一来,只有少数一流大族,才能达到,这样的名门望族,即便在如今朝堂上的在场高官中,也不到三分之一。

王允似乎还是不死心,正要开口时,刘赫却叹了一口气:“哎,国家纷乱,社稷蒙难,朕虽然有心建功,却也不能苛责百姓太甚。自即日起,宫中一切用度,减少三成,原定于明年建造朕之陵寝,亦暂缓而行。还有……”

他对龚三儿挥了挥手,龚三儿趋步上前,手中捧着一叠奏章。

刘赫指了指这些奏章道:“这些是国丈鸣柳乡侯张铜,前将军关羽,右将军高顺,镇南将军程良,左将军张勇,镇西将军朱烨,征西将军叶祥,颍川太守荀攸,凉州刺史崔钧等人所呈送之奏章,皆表明尊奉新政之意。”

王允这下脸色彻底黑了,连天子本人和皇亲国戚尚且如此,他还能说什么?

不等他发话,一直没开口的荀彧,忽然站了出来。

“颍川荀氏,愿遵新政。”

王允一愣,扭头看向荀彧,却见崔琰也站了出来:“陛下朕圣德之君也。臣所在清河崔氏,愿遵陛下新政。”

“好,二位爱卿,真国之栋梁,无双之士。”刘赫抚掌大赞:“传旨,加封荀彧为汉缅乡侯,崔琰为宛永亭侯。”

“臣石韬,愿遵新政。”

“臣孟建,愿遵新政。”

“上党赵氏,愿遵新政。”

“范阳卢氏,也愿遵新政。”

“安定皇甫氏,愿遵新政。”

“颍川钟氏,愿遵新政。”

司空崔烈,看了看周围的不少大臣,再抬头看了看刘赫的脸色,咬了咬嘴唇,也说道:“博陵崔氏,愿遵新政。”

王允眼见大势所趋,内心深处,轻叹一声,也一同高呼:“太原王氏,尊奉新政,绝无二心。”

宫中书房,刘赫与荀彧、钱理、徐庶、孟建、石韬等人,齐聚一堂,欢乐无比。

“此次新政得以推广,诸位功不可没,朕在此谢过了。”

刘赫对众人拱手行礼,众人连忙起身。

“陛下谬赞,臣等愧不敢当。”

“不错,此次都是陛下谋划得当,臣等不过依计而行,怎敢贪功?”

孟建说道:“陛下,今日那司徒王允,神色之中,多有不甘,只恐还要生变。”

“公威言之有理。”石韬也附和着:“太原王氏,如今已是朝中士族领袖,连崔琰这等清高名士,也为其哄骗一时,何况旁人?陛下虽然尽得农、工、商三者民心,然士族之心,不可不收,伏望陛下察之。”

刘赫颔首道:“几位爱卿所奏,朕亦知之。不过那些一心只为私利,轻视国家之人,虽有经天纬地之才,朕所不取也。若有人如诸位爱卿一般,心系社稷,胸怀苍生,自不会和王允等人同流合污,朕又有何虑?”

几人面面相觑,一时也觉刘赫所言似乎有理,便不再多说什么。

司徒府中,王允面色有些阴沉,在他下首的十几个座位之上,满满当当,坐着诸多朝中大臣。

“司徒,如今新政推行,已是势不可挡,我等如之奈何?”

“是啊,如此赋税施行之后,我等家族,每年多缴之赋税,少则数百石,多则数千石,乃至上万石也是有的。”

“多缴纳些钱粮,倒也无妨,只是陛下重农商而轻士族,此举实在动摇国本,不可不谨慎从之啊。”

听着众人的话,王允目光之中,透出了几分阴骘。

“陛下虽是明君,奈何自幼长于乡野,此次新政,定是钱理等人蛊惑所致,可恨那颍川荀氏等大族,竟然一味奉迎天子,而不知规劝,当真是国家奸臣。”

“为今之计,不知司徒还有何良策?”

王允捋着自己那已经有些灰白的胡须,忽然露出了一丝微笑,只是这笑容,却让这些大臣不由得遍体生寒。

“听说这几个月来,各地一直流传着不少关于朝廷轻贤慢士之谣言?”

众人不知他为何问及此事,纷纷点头:“不错,确实如此。这些谣言越传越广,有说朝廷只重商贾者,说陛下轻贤慢士者,还有说朝廷要加税者。此番赋税改制,也多半是由此而起。”

王允目光之中,精芒一闪:“既如此,那便好办了……”

喜欢三国之超级培育系统请大家收藏:()三国之超级培育系统。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游离书屋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三国之超级培育系统,三国之超级培育系统最新章节,三国之超级培育系统 起舞中文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