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离书屋 通过搜索各大小说站为您自动抓取各类小说的最快更新供您阅读!
游离书屋 >  道灵僵王 >  第三卷 雷与电 第九十二章 路见不平

最新网址:www.youlishuwu.org 星冥帝国的扩编力度在道灵界很大,不过国土的扩张此时已慢下来,只因诸多问题不断出现。

有内部的官家相互包庇,或者将熟人安排上重要官职,是犯了大忌。

外部最严重的,是保护百姓们的安全问题,很多的匪人,在得知帝**队来时,会与帝国士兵打游击,帝国已经发出告示愿意招降,可那些会些技道跟道力的匪人仗着熟悉地形,偏偏就喜欢作恶。

这种匪人现在道灵界只要是在星冥帝国的刚收编范围内,肯定就会出现,这是基于匪人本人并非匪人,他们也是正常的城镇居民,不过性子太过随便了些,生活方式邋遢了些。在被帝国的威严的法律之光照耀下,便如同厕所里的蝇蛆,立马蜕变成为了无风不订的苍蝇,惹得周围都是杂乱的嗡嗡声。

此时的天空一贫如洗,未见一朵祥云,在一座名为至甲城的一条巷弄内,有传出阵阵的女娃哭喊声。

巷弄的尾巴有一扇破败的木门,木门本是一体密不透风,可是时年久久,它已经出现了巨大缝隙,若是有心观察的人们凑上去,也能够看清小进院落的情况。

有一个十岁左右的女孩正被一名中年男子,拿着藤条抽打背部,女孩身旁还有一个妹妹,模样与她相差无几,正在极力拉扯男子,求男子不要打姐姐。

“爹爹,你不要打姐姐了,女儿这就带着姐姐出去……”

作为妹妹的女孩哭声震天,然而被父亲抽打的姐姐却是一声也不吭,就这么疼得没得力气站稳,摔倒在了地上。

妹妹也索性扑在姐姐身上,尽量地让姐姐少挨一些皮肉苦。

大概是因为家境贫困的原因,俩姊妹都没个称头点的衣裳,都是衣裤分开的布衣麻裤。妹妹的后腰处,因为没有衣裳的覆盖,结结实实地挨了父亲的十数次抽打,红印子随即显现,还伴随着细小血珠渗出。

男子很生气,高举的手臂一次又一次的落下,狠狠地抽打在两个女儿身上,他口中碎碎念着:“叫你们不听话,不听老子的话,你们要是两个儿子,老子至于每天都吃不饱?养你们有什么用?不出去要钱,你们今天有的吃吗?老子我有的吃吗?!”

打累了的男子气喘吁吁,他说完了这话,便停下歇息。

姐姐受不了父亲这样暴行,她微微撑起身来,转过头去狠狠盯着父亲的脸,喊道:“我跟妹妹出去要了钱!还不是让你拿去赌了!哪一天有过闲钱?我想给妹妹买一些布匹做新衣服都不行!你就知道赌!”

男子楞了一下,大女儿如此与他说话还是头一次,他更为生气,猛地一下抽打在大女儿身上,疼得大女儿闷声的身子一阵抽搐。

“逆子啊!你还要翻天?你们俩知不知道坊姬里的老板,都找老子八百回了,要老子把你们俩卖给他,老子现在穷的只剩下你们了都没舍得卖,你还敢顶嘴?!”

男子一鞭一鞭的抽打,打断了手中的藤条,又从泥土墙旁拿来扫帚,扬起扫帚的木棍就要打下去。

妹妹吓得惊声尖叫,她朝男子扑去,抱住了男子的双腿,大声哭喊道:“爹爹,你不要再打姐姐了,我这就带着姐姐出去要钱回来,爹爹你的棍子要是打下来了,姐姐就要被你打死了。”

男子情绪也被刚刚大女儿的顶嘴给激起,二女儿此时抱着他双腿,无法动弹,他用扫帚的棍子指着大女儿,喘气道:“也是你们娘死得早,要是她还活着,咱们家也不该是这个样子,去,给老子出去讨口,今天要不到一百纹钱回来,看老子不打断你们的腿!”

大女儿也是疼怕了,再不出去,非得给自己父亲打死在了院子里,于是跌跌撞撞地被妹妹搀扶着,出了门去。

姐妹俩娘亲在两年前过世,姐妹俩至今都记得母亲闭上眼就再也没醒过来的一刻,那一夜是也是姐妹俩幸福日子结束的时候。

姐妹俩的讨口日子,算下来也有一年多,起先父亲嫌她们吃米太多,又不会往家里装东西,于是就赶她们去拜师学艺,但小姑娘们做不来体力活,染布坊的工作也都是大人们才能行的,特别是那巨大的一缸缸染布水,坊主为了安全,也就没有雇佣童工,给姐妹俩的父亲婉言拒绝了。

逼不得已的父亲才让她们去街头讨钱,姐妹俩的讨口技巧也日渐成熟,通常是好面子的姐姐躺在地上不出声,用被子把下半身紧紧盖住,妹妹就在一旁嘤嘤哭泣。这样的方式一开始会引起很多过路人的善心,但时间一久,人们也就知道自己被骗,便不再给姐妹俩钱了。

母亲生前说过骗人是不好的行为,但姐妹俩觉得总比饿死或者被父亲打死的好。

这样的要钱方式被越来越多的人看在眼里,给钱的人就越来越少,为了保证收入,姐妹俩整个城的主干道都去要过钱,甚至出了城镇去外城三天,要了不少钱后,却都被家里的父亲收刮拿去做了赌资,如今一文钱也不见。

转换阵地的法子如今也用腻歪了,这一年多的时间里,周围来往需要半月的七八个城镇,姐妹俩都已去过。

姐姐身上的衣裳有些都破了,得用手拿着才能遮住身体,不过身上的伤更是触目惊心,一条条的血红印子从破掉的衣裳缝隙能看到,姐姐强忍住疼痛,跟妹妹笑着说道:“正好这些伤可以让姐姐多要点钱。”

妹妹的泪给眼睛蒙了一成水帘,她委屈地跟姐姐说道:“姐姐,你疼吗?”

行走让衣裳在伤口上摩擦,她有些忍不了,姐姐嘴角扯了扯,但还是笑着摇头:“姐姐不疼,一点也不疼。”

姐姐都这么坚强,妹妹身上的伤痕又算得了什么呢,妹妹也忍着剧痛,搀扶着姐姐走出巷弄,来到了她们第一次要钱的那条街,主要还会离得近,人又多,而且姐妹俩都走不动了。

姐姐就地躺在了人往的街旁,这回被子没带,却正好,姐姐身上的伤触目惊心,可见沁出来的血水,模样着实渗人。

妹妹跪在姐姐身旁,她身后是一家药铺跟一家酒肆。不过姐妹俩刚忙活起来,药铺的掌柜就伸长了脖子往外头瞧,随后皱着眉头给店里的伙计使眼色,伙计将手里正在做的工作扔下,就出了药铺门。

“喂喂喂,你们俩个小丫头怎么又来了,好好的家不回,出来骗钱,就不怕将来老天爷让你们嫁不出去吗,赶紧滚滚滚,滚远一点,别耽搁药铺做生意,以前还好,装个病躺半天,如今可就过分了啊,装个死人摆药铺门前来,你不怕坏名声,我们贺云药铺也是金字招牌,经不起你们搞,快滚啦。”

药铺的伙计蹬了妹妹的肩头一脚,力道不大,却将妹妹蹬得身子歪斜倒地,伙计一看炸毛了,怒喝道:“讹人是不是?是不是连我也讹上了?!”

妹妹半天才起来,吓得伙计好言相劝道:“求求你们俩位,不要搞我啦,回去待着不好吗,你们爹该不是又赌得没钱了吧?”

妹妹悄声跟姐姐说道:“姐姐,要不我们换个地儿吧,就街对面,一样人多,不会挨着谁。”

姐姐想着也是这么回事,她想起身,奈何身上伤痕累累,力气已不够,还是在妹妹的拉衬下,才站起身来。

姐妹俩随后穿越过人群,来到街的对面,姐姐又轻轻躺下,妹妹跪在姐姐身前,轻轻抖肩抽泣。

但是伙计依旧很不满意,铺面门口跟街对面,是差不多的眼观,但是他也不想再上去欺负这两个小可怜了,毕竟也是看着她们长大的。

伙计回过头去看了看掌柜,掌柜重重地叹了一口气,街上来往人多,有时候也看不见她们俩,也就让伙计回去了,伙计倒是心头一松,他还真怕掌柜让他再做坏人。

时隔一年多,姐妹俩再度回到了曾经最开始的位置,来往的居民看在眼中,大多都知道她们是骗人要钱的,但此时稍大一点的姑娘躺在地上,身上的伤势却是做不得假,那一条条的伤痕,特别是腹壁的,血红的条条都翻开了一些皮肉。

不过一柱香的时间,不知是妹妹的哭泣姿态,还是姐姐的伤势起了作用,姐妹俩身前土地上多了十几枚铜板,妹妹为了更好的收集,干脆挪身到姐姐的脚边,可以及时双手接下路过好心人递上来的铜板。

有一衣着华贵衣裳,生得肥头大耳的年轻人迎面走来,他的身后跟着四五名打手,一群人正游街示众,看他们的架势,生怕街上百姓瞧他们不见一般,所以走路姿态飞扬跋扈。

那满身都是肥肉的年轻人目光在街上东瞟西看,正巧看到了在街边要钱讨口的姐妹俩,当即领着四五个随从凑了上去。

“秦丫头,你们俩没在隔壁的响水城要钱,改在自家门口了哟?你们爹呢,昨天还输了我大哥哥好几两银子呐,连着这些年赌债的利息,说今天就给还上的。”

被称为秦丫头的妹妹很怕这个面相猥琐的的贵公子,她往姐姐的脚旁靠了靠,姐姐听到声响就要起身,被那年轻人的随从一脚踩在脑门上,微微空起的背后就立马被重重地压下,整个人躺地上动弹不得。

就在此时,街道旁的房屋上,有一个青年人飞奔过屋顶,正巧看到那肥头大耳一脸坏笑的公子,伸手捏住跪在地上的小姑娘下巴。

他从屋顶上一闪而过,心中想着得赶去崄巇山要紧。

那肥胖公子哥,笑眯眯的脸已经看不到他的眼,他弯着腰,嘿嘿笑道:“秦妹妹,你跟你姐姐长得模样一般乖巧,怎么我就偏偏喜欢你这样性子的小丫头,而不喜欢你姐姐呢?”

妹妹的脸颊动不了,她吓怕得眼泪在眼眶里直打转,一下就决堤,泪水途径男子粗短的手指,滴落在地。

“狗日的东西,把你的脏手从我妹妹脸上拿开!”

姐姐的怒骂声显现起不到作用,反而还被那人的随从给踩在脸上的脚,更加的陷进泥地了。

妹妹看到姐姐被踩,被人拿捏着下巴的她哭着却无声,久久才开口祈求道:“求求你不要欺负我姐姐,放开她好不好?”

那公子脸上的笑意更浓了,“加上你爹之前欠我大哥的钱,总计三十几两,恐怕你们要一辈子的钱,都要不了这么多吧,趁着我这般喜欢你,秦妹妹不如去跟你爹说,就说同意做哥哥的童养媳。不是你养我,是哥哥养着你,哥哥就等着你长开-苞咧,这样你爹的钱不用还了,你们家里还有结余呢。”

“我……我要回去跟我的商量,要不先把我姐姐放了,我们回去跟爹商量好了,再来回答你好不好?”

‘啪’的一下,那贵公子扇了秦妹妹一巴掌,又立马抓扯住她的辫子,模样阴狠至极。

而那一声响,穿过来往人群,被药铺里的伙计看在眼中,不过他唉声叹气地没理会,做好本家事就是他的宗旨了。

姐姐顾不得身上的伤痕,嗷嗷叫着板动着身躯,想要脱离被人控制的局面,奈何随从力道大,她一个受了伤的小姑娘,根本起不了身。

“小乞丐你也欺负?”

来往的人群中出现一个青年人,他目光紧紧盯着那些欺负人的几个人,恼声道:“死胖子,你耽搁我救人了。”

那胖子转过身来,瞅见一位模样俊美的青年与他怒目相向,给随从使个眼色,除了踩着姐姐脸的那人,其余几人全都模样坏笑地朝着青年人按了上去。

当青年人出拳四次,将那四名随从击倒后,那名胖子将在旁的随从高举着,那随从惊慌的嘴脸,口中还叫道:“公子饶命啊!”

青年身形轻轻往旁边一挪,将被扔过来的随从让了过去,便又瞧见那胖子用一把匕首挟持了小姑娘。

没了阻碍,姐姐终于从地上爬了起来,她两步跨上去,可当她还没靠近,就被胖子一脚蹬了出去,重重地扑倒在地上。

“你挺能打哈!”胖子朝着青年人邪邪一笑,随后跟那从地上爬起来的随从喊道,“立马给我叫人来!”

青年人身后响起一阵串天雷,直直射入高空,在天空中炸响开来。

青年人其内气府澎湃,有一股力量想要踊跃而出,却被自己的意念给压下。

眼前的乞丐小女孩被挟持,那一把匕首就死死地抵在她那有些乌黑的脖颈处。

有两股势力分别从街头跟街尾迅速赶来,一方十数人,着装都是一家的奴仆,他们手中拿着棍棒,有些还持有铁器。然而另一方不光着装一样,皆是银色铠甲,手持厚背刀,就连步伐都是整齐划一。

街上的行人早已被之前的打斗惊得四下躲避,偶有个别急忙赶路路过的,也是靠着药铺门脸快步越过。

双方势力在被挟持的地方刚碰头,那胖子叫嚣道:“把这个小子给我乱棍打死!每人十两赏银!”

本是还不了解情况的帝**队,在听闻胖子的目无王法后,十人队的巡街领队,振声道:“尔等速速放下手中武器,全部蹲在地上,还有你,放开挟持的人质!”

帝**队从来言出必行,对待普通百姓不可谓不温柔,但若是行凶者,绝对严惩不贷。

那些听闻信号弹而来的家仆,在碰见帝**队的那一刹那就已泄了气,扔下手中武器,各自逃散。

十人队中分出七人,前去捉拿招摇过市的暴徒。

脸上肥肉横生的胖子骂了一句全是些废物,就在这分神之间,他手中的匕首就给不远处的青年一把夺了过去,随后又被青年给他肚子上来了一拳,顿时疼得他弯腰,最后疼得没法了,蜷缩在地上痛苦哀嚎。

姐姐赶忙上前抱住妹妹,她在被父亲用藤条重重抽打的时候,藤条打折了都没有哭,就在妹妹劫后余生之际,姐姐抱着妹妹失声痛哭。

妹妹的脸色惨白,她轻轻的抬起手臂来,拍拍姐姐的后背,告诉姐姐自己没事,没事真好。

姐姐气不过,松开妹妹转过身就抬脚去踩那个胖子,可当她还没踩下去,身后的妹妹就噗通地倒在地上,晕了过去。

正在被帝**人询问的男青年两步上前,看到晕倒的小乞丐,后腰处露出来的肌肤没一块好的,全是血红。于是男青年拦腰抱起小女孩,四下张望一番,就要去街对面的药材铺。

青年的去路被帝**人拦住,“你要去哪里?”

青年没好气道:“救人呐大哥,你没看到前边儿有个药材铺子嘛?”

帝**人率先做出了让步,任由青年将晕倒的小乞丐抱到了街对面药铺。

“掌柜,掌柜的,救人,快!”

青年将小女孩放在药铺大堂的桌子上平躺着,店里的伙计不知如何是好,回头望了一眼掌柜,掌柜的绕过台账,急忙走了出来,他委婉地说道:“少侠好功夫啊,可刚刚的那一架,你是打舒坦了,你都不知道你得罪的是谁,这个小女孩,本药铺不敢收啊。”

这话使得帝国士兵不乐意,领队的军官皱眉道:“这里现在是星冥帝国编制在册的城镇,所有危害帝国的人跟事,按照律法都会严厉打击,这小女孩,掌柜你放心接下便是。”

掌柜被帝国如将军气势的士兵给震惊,着实心中多了不少的底气,奈何他还是有难言之隐,青年见他支支吾吾的,想法与那小乞丐姐姐一般,立马便都掏出来钱财,只不过姐姐的全是才要来的小铜板,买一些药材灰差不多,青年人给的就很大方,足足一锭金子。

青年道:“光看着干嘛啊,赶紧上药啊,还有这个姑娘,都要一起治疗。”

掌柜收下金子,立马招呼伙计抓药。

小乞丐姐姐委屈地哭了,她深深地给青年人鞠了一躬,眼泪低落在地上,她埋着头说道:“多些大哥仗义相救,秦楚楚永生难忘大哥之恩!”

青年摆了摆手,从怀中又拿出一锭银子,与小女孩的姐姐说道:“我以前也行过乞,这种日子的苦我吃过,拿上这些钱,好好回去安置一下吧,买下一块田地,种菜种水果随你们姐妹俩,总之不要饿着了。”

秦楚楚不敢再要眼前的银子,那一锭金子,就已是她跟妹妹一辈子都还不上的债务,却不曾想大哥将银子硬塞给了她,还听他说:“以前也有个老大哥愿意借我本钱,现在我借给你们,还不还得上另说,主要我想做一回他曾经帮助过我的事,仅此而已。”

秦楚楚双手紧紧握着那足足让她两只手都拿不稳的银锭,她从来没拥有过银子,更没见过这么大的银子。

“我还要赶路,就先走了。”

青年转身就要走,帝国的领队再一次将他拦在了药铺门口,他质问道:“朋友,你参与一场打斗,现在要请你回去一趟府衙,还请你配合。”

青年有些不耐烦,不过他还是耐着性子说道:“大哥,很明显我是路见不平出手相助,刚刚跑掉了那么多人,你们给追回来了吗?”

那领队一时语塞,正巧前去追赶暴徒的同伴们悉数押解十几名人从街角出出现,领队再回过头来时,发现那青年人脚下如生风,一下便越上街上的屋瓦,一溜烟儿地不见了踪影。

此时掌柜的拿着一些药材做的点心,跟秦楚楚说道:“小姑娘,你身上的伤不轻,你妹妹我已给上了药,这些点心也有温养之用,你先拿着吃下,吃完了我就给你上药。”

秦楚楚两只手紧紧攥着那只银锭,望着那位大哥的身影,久久没有回过神来,等她被掌柜叫回来,才发现自己忘了问他的名字。最新网址:www.youlishuwu.org

游离书屋推荐阅读: 超凡:从恶魔开始洪荒始祖:我囚禁了盘古玄幻我能无限顿悟萧云席春雨网游:开局一颗资源卫星诸天万界之我的分身全是苟王我的妻子是大乘期大佬穿越斗破十年,我把药尘戒指烧了全民空岛,我能无限复制!神祇时代,我神域里全是地球玩家洪荒之时间为王诸天复制从斗破开始青云之白衣剑仙洪荒:我,僵尸始祖小小驱魔人,从武馆走出的驱邪师诡异:开局扮演镇魂将,召唤于禁本王姓王洪荒:你们封神我收尸玄幻:开局垂钓先天圣体道胎快穿:疯批宿主他又凶又野玄幻:开局从神源中复苏神话解析,知道剧情的我无敌了偷吻小月亮全球神祇:开局亿万倍增幅,成为聊天群群主天骄榜:我,降世,重瞳至尊骨洪荒:开局承包封神榜你都成圣了,外面全是练气期斗罗大陆之科学至上在忘川千年后重生萧云混沌体玄幻:从白发老卒开始无敌!从封神开始的诸天之旅不死冥神凌青龙苏云裳我在诸天很低调神级签到:开局和女武神成亲火影:成为破面百年,开局杀半神玄幻:诸天最强系统从皇子开始无敌大秦疯太子,开局被赐婚阴阳家斗破之绝代双骄海洋求生:我有亿万倍奖励系统我想当仙帝民间杂谈开局签到九转玄功我的七个姐姐天姿国色宁天琅柯冬儿当维修工的日子养兽十万亿,我的神宠踏碎诸天了穿越诸天:只有我知道剧情绝世唐门之最强冠位英灵绝世剑圣:开局签到一百年
游离书屋小说收藏榜: 超凡:从恶魔开始我的妻子是大乘期大佬网游:开局一颗资源卫星天骄榜:我,降世,重瞳至尊骨洪荒始祖:我囚禁了盘古当维修工的日子玄幻我能无限顿悟萧云席春雨花都高手赵东诸天万界之我的分身全是苟王神祇时代,我神域里全是地球玩家全民空岛,我能无限复制!异域战场:我能开启双天赋洪荒:我,僵尸始祖霍格沃兹的灰烬青云之白衣剑仙本王姓王民间杂谈洪荒之时间为王神话版百家争鸣之我是小说家小小驱魔人,从武馆走出的驱邪师都市富少洪荒:沉睡无数年,被弟子曝光了从捡到一枚龙蛋开始种田我的神宠都是女神神兵小将之器宇轩昂抗战:无敌从亮剑开始火影:成为破面百年,开局杀半神偷吻小月亮玄幻:开局垂钓先天圣体道胎萧云混沌体综漫:从在地错捡到女神开始穿越斗破十年,我把药尘戒指烧了三国:曹操长子,开局温酒斩华雄召唤:我有千古群雄我!真理之主,签到三千年养兽十万亿,我的神宠踏碎诸天了我能回到神秘时代巨虫世界养飞鸡海洋求生:我有亿万倍奖励系统跟着老婆学魔法全球御兽:我能看见进化路线我把惊悚世界玩成养成游戏!拓荒:无敌大族长诸天复制从斗破开始最佳女婿林羽江颜全文免费阅读神话解析,知道剧情的我无敌了诡异:开局扮演镇魂将,召唤于禁史上最狂女婿陈阳秦沐雪隐居一万年,开局后代找上门魂兽世界:开局签到金龙王血脉
游离书屋最新小说: 超凡:从恶魔开始我的妻子是大乘期大佬诸天万界之我的分身全是苟王网游:开局一颗资源卫星异域战场:我能开启双天赋本王姓王玄幻我能无限顿悟萧云席春雨天骄榜:我,降世,重瞳至尊骨斗罗:我的实力差点暴露了斗罗开局变成橘右京小小驱魔人,从武馆走出的驱邪师当维修工的日子玄幻:开局垂钓先天圣体道胎青云之白衣剑仙洪荒始祖:我囚禁了盘古神话版百家争鸣之我是小说家洪荒:我,僵尸始祖火影:成为破面百年,开局杀半神全民空岛,我能无限复制!快穿:疯批宿主他又凶又野三国:曹操长子,开局温酒斩华雄洪荒之时间为王花都高手赵东直播火影!从鸣佐分手开始!神祇时代,我神域里全是地球玩家霍格沃兹的灰烬绝世剑圣:开局签到一百年我能回到神秘时代萧云混沌体抗战:无敌从亮剑开始我,正道楷模!身负勒索系统海洋求生:我有亿万倍奖励系统召唤:我有千古群雄西游:快去请师傅神兵小将之器宇轩昂巨虫世界养飞鸡民间杂谈洪荒:沉睡无数年,被弟子曝光了养兽十万亿,我的神宠踏碎诸天了你都成圣了,外面全是练气期偷吻小月亮南风过境你我皆过客都市富少从捡到一枚龙蛋开始种田我把惊悚世界玩成养成游戏!我的神宠都是女神我!真理之主,签到三千年从皇子开始无敌万族武帝全民御兽:开局签到荒古狱龙